上海贝岭(600171.CN)

实控人卢国建曾行贿、大客户货款预计无法收回 芯海科技冲刺科创板胜算几何?

时间:20-07-14 11:06    来源:和讯

中国网财经7月14日讯(记者 胡靖聆)7月17日,芯海科技将接受科创板上市委审核。但是媒体公开报道的芯海科技实控人卢国建行贿丑闻,让旧事重提,重新曝光在镁光灯下。与此同时,芯海科技的业绩不稳定,经营活动现金流与净利润背离,以低于同行业薪酬的水平留住研发人员,这不禁让人心生担忧。

芯海科技由新三板转摘牌转战科创板,公司是全信号链芯片设计企业,专注于高精度ADC、高性能MCU、测量算法以及物联网一站式解决方案的研发设计,2019年芯海科技主营产品中,智慧健康芯片和通用微控制器芯片营收占比分别为47.38%和30.55%,其中智慧健康芯片主要应用在体重秤、体脂秤。

招股书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2019年,报告期内芯海科技营收分别为1.63亿元、2.19亿元和2.5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35.85万元、2809.14万元和7280.23万元。2018年芯海科技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3.76%和36.95%,2019年营收增幅仅17.83%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增幅达到105.97%。

芯海科技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为集中资源做好芯片设计主业,将芯片生产及封测等工序交给外协厂商负责。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相对芯片制造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言,芯片设计公司的资金门槛比较低,主要是人力成本,更加依赖于人的经验,顶级的芯片设计厂商把架构IP模块化了,芯片设计公司可以基于这个基础上开发,这也是芯片设计公司数量比较多的原因。”

经营活动现金流与净利润背离

芯海科技成立于2003年,2016年5月24日挂牌新三板,2017年11月30日终止挂牌。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芯海科技2013-2019年的财务数据,发现芯海科技的业绩情况并不十分稳定,新三板挂牌前的2015年,芯海科技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增幅分别为76.66%和339.41%。此后,芯海科技的业绩增速便开始下降,其中2017年的归母净利润较上年下滑了27.69%,但2019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增速超过了105%。

与此同时,芯海科技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背离也引起中国网财经记者的注意。2015-2019年,芯海科技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53.71万元、1228.74万元、2338.90万元、854.89万元和-233.63万元,与净利润的差距越来越大。除此之外,多年来芯海科技的应收账款亦在不断增长,从2015的2844.28万元增长到2019年1.07亿元,应收账款是芯海科技总资产中比重最大的一项资产,2019年占比达到31.09%,这意味着,在流动性本就不足的情况下,其大量资金还被客户以应收账款的形式占用。

而经销商大客户还款困难,也不断吞噬着芯海科技的流动性。报告期内,芯海科技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89.57万元、2287.78万元和167.41万元,其中,2018年较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有大幅上升,主要原因系大客户上海曜迅货款预计无法收回,计提坏账准备2031.15万元所致。其中2017年上海曜迅为第一大客户,2018年为第二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24.02%和13.92%,而上海曜迅是身陷诉讼纠纷的斐讯公司的供应商。

值得注意的是,芯海科技的毛利率的表现较为突出。2017-2019年芯海科技的毛利率分别为41.49%、45.04%和44.80%,高于行业均值的33.34%、34.03%和33.58%,仅次于圣邦股份(300661,股吧)。芯海科技在招股书中描述道:“公司的主要产品与圣邦股份主要产品一样同属模拟芯片,毛利率高于数字芯片”,但是芯海科技的销售费用率远低于圣邦股份。

数据显示,2017-2019年芯海科技的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例分别3.52%、3.18%和3.10%,圣邦股份为7.02%、7.88%和6.94%,芯海科技的销售费用率也低于同期行业均值的4.08%、4%和3.76%。

实控人行贿让公司业绩扑朔迷离

不仅业绩波动起伏较大,芯海科技的实控人卢国建行贿丑闻,也让公司的业绩扑朔迷离。

根据公开资料,2014年芯海科技总经理卢国建曾因“高速模数转换(ADC)芯片关键技术研发”项目贿赂陈剑山,后陈剑山一审被判处受贿罪。该项目扶持资金为人民币500万元。

据悉,裁判文书网2017年8月披露陈剑山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2004年,卢国建结识了原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规划发展处处长陈剑山。在一次行业聚会中,卢国建提出想在ADC芯片技术方面申报项目扶持基金,并希望取得陈剑山的支持。在陈剑山的帮助下,芯海科技“高速模数转换(ADC)芯片关键技术研发”项目于2013年7月顺利审批通过,获得400万元的项目扶持资金。为感谢陈剑山的帮忙与关照,2014年春节前,卢国建主动邀约陈剑山吃饭,并于饭后送给陈剑山5万元现金。

上交所要求芯海科技说明:实际控制人卢国建是否涉及该案件,如是,发行人或卢国建是否存在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发行人是否存在受到重大行政处罚的风险。

对此,芯海科技回复上交所称:2016年4月,卢国建作为证人,配合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检察院及监察机关对原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规划发展处处长陈剑山案件的调查,出具证人证言。卢国建在本案中属于配合调查的情形。

2017年8月22日,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粤0303刑初1226号《刑事判决书》,判决陈剑山犯受贿罪;2018年5月16日,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18)粤0303执12674号《执行裁定书》,前述(2017)粤0303刑初1226号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该案件判决已生效、执行完毕并结案。

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作为芯海科技本次上市律师,在补充法律意见书中表示:“《刑事判决书》载明,卢国建曾于2014年春节前送给陈剑山5万元,陈剑山予以收受。根据本所律师与该案相关审判人员的沟通,该案件目前已经结案且执行完毕,未有卢国建及芯海科技被追诉的记录。同时本所律师在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案件查询服务中心查询了卢国建涉诉信息,经查询,截至2020年5月20日,未发现卢国建存在被刑事起诉的相关记录。”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卢国建直接持有芯海科技37.35%的股份,并通过海联智合间接控制公司22.05%的股份,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公司59.40%股份;同时,卢国建现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公司2003年9月注册成立以来,一直实际控制公司的经营管理,系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研发人员年薪低于行业水平

作为芯片公司,芯海科技自带科创属性。但是从注重研发人员经验的行业要求来看,芯海科技却以低于行业水平的薪酬来留住研发人员,让人不禁为芯海科技的未来捏了一把汗。

芯海科技属于集成电路设计行业,集成电路设计行业是典型的技术密集型高科技行业。该行业技术壁垒高且技术更新换代速度快,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对某一领域的技术进行深入研发。报告期内,芯海科技的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4019.66万元、4115.69万元和5108.6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4.52%、18.77%和19.77%,高于行业均值。技术研发人员为134人,占员工总数的62.04%。

虽然,芯海科技在招股书中自称芯片设计和研发属智力密集型行业,对芯片设计公司整体研发实力和研发人员专业业务背景和研发经验有极高的要求。但是,从公司对研发人员的薪酬来看,人均年薪为28.5万元,低于行业水平。同行业上市公司中,中颖电子(300327,股吧)有289名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79.61%,研发人员人均年薪为32万元;兆易创新(603986,股吧)研发人员有586人,占公司总人数的68.62%,研发人员人均年薪39万元;圣邦股份研发人员为263人,研发人员数量占比65.91%,人均年薪为31万元;上海贝岭(600171)(600171,股吧)研发人员为164人,占总人数的53.07%,人均年薪是37万元。

专利方面,截至2019年年末,芯海科技共拥有6项核心技术、172项专利、134项软件著作权和27项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不过,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芯海科技的专利申请主要集中在2016年,专利总数达到131项,其中发明专利是78项,2017年申请的发明专利最多,是87项。而2019年专利总数为31项,发明专利仅18项。

表1:芯海科技历年专利申请情况

数据来源:同花顺(300033,股吧)iFinD

目前已有包括中芯国际等不少知名芯片公司到科创板申请上市或已上市,但是由于在产业链中的分工不同,不同的芯片公司科技含量也有高低之分。芯海科技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为集中资源做好芯片设计主业,将芯片生产及封测等工序交给外协厂商负责。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相对芯片制造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言,芯片设计公司的资金门槛比较低,主要是人力成本,更加依赖于人的经验,顶级的芯片设计厂商把架构IP模块化了,芯片设计公司可以基于这个基础上开发,这也是芯片设计公司数量比较多的原因。”

对于上述问题,中国网财经记者致函致电芯海科技,截至发稿,未收到公司任何回复。对于芯海科技的未来走向,中国网财经将保持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