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贝岭(600171.CN)

与大股东藕断丝连 新洁能业绩增速波动拷问关联交易

时间:20-08-07 17:43    来源:新浪

新洁能:与大股东藕断丝连 业绩增速大幅波动拷问关联交易

来源微信公众号:天下公司

身兼供应商和大客户的长电科技,与新洁能曾经有共同的大股东;长期稳居第一大供应商的华虹宏力似乎与第三大股东也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在2016-2019年上半年营收净利增速大幅波动的情况下,首发申请已获批的新洁能该如何面对关联交易的拷问?

烛影煌煌/文

7月10日,证监会核准了无锡新洁能有限公司(下称“新洁能”)的首发申请。

但研读招股说明书发现,新洁能仍存在较多风险及待解谜题:2016-2019年上半年营收净利增速大幅波动;身具供应商和大客户的长电科技,与新洁能曾经有共同的大股东;长期稳居第一大供应商的华虹宏力似乎与其第三大股东也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已获核批的新洁能会如何面对这些待解的疑问呢?

营收净利增速大幅波动

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数据来看,新洁能的业绩增速存在大幅波动。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新洁能营业收入分别为4.22亿元、5.04亿元及7.16亿元,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9.24%和42.09%;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586.65万元、5217.39万元及1.42亿元,2017年和2018年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43.99%和172.53%。由此可见,2016年至2018年,新洁能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都在持续加速。

但到了2019年上半年,这一趋势戛然而止,甚至出现了反转。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新洁能营业收入为3.28亿元,尚不足2018年营收规模的一半,同比下跌9.12%;同期,净利润仅实现3743.16万元,仅为2018年全年净利润的26.5%,同比下跌54.32%。

对于新洁能净利润在报告期内所呈现的“过山车”式大幅波动的原因,可从毛利率数据中窥得一斑。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新洁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8.89%、24.69%及31.63%,呈单边攀升态势;但到了2019年上半年,其综合毛利率快速下滑至19.65%,相对于2018年上半年33.67%的综合毛利率,同比下降了14.02个百分点。

对此,新洁能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称,2019年1-6月,受中美贸易摩擦及国内市场竞争有所加剧的影响,芯片和功率器件毛利率呈下降趋势。

同时,业绩和综合毛利率的大幅波动也引起了证监会发审委的关注,发审会上要求新洁能说明业绩大幅变化的原因,与行业变化趋势是否一致,综合毛利率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产品毛利率是否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等。

第二大股东身兼供应商和大客户

招股说明书披露,新洁能设立时,第一大股东为朱袁正,持股比例51%;第二大股东为江苏新潮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潮集团”),持股比例47%。

2015年5月,新洁能第一大股东转让股权,随之新潮集团跃居第一大股东,当年持股比例49%。随后,又经过多次股权转让以及新洁能的定向增资,到2017年7月,新潮集团的持股比例已经下降为4.47%,并最终于2018年3月,新潮集团彻底退出新洁能股东行列。

尽管新潮集团已从股东名单中退出,但新洁能却仍与新潮集团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根据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电科技”,证券代码:600584.SH)公告,2016年,新潮集团曾为长电科技的控股股东,2017年6月,长电科技定增后,新潮集团持股比例下降,成为长电科技第二大股东,且已不再具有控制关系。但至2019年6月底,新潮集团仍是持股5%以上的重要股东。

而长电科技在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均在新洁能中扮演两种角色: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和2017年,长电科技均为新洁能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额分别达到2560.02万元和2204.92万元;2018年,长电科技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的排名有所下滑,成为新洁能第三大客户,销售额为1741.47万元。2019年上半年,长电科技并未出现在新洁能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再看新洁能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长电科技均出现在新洁能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2016年长电科技为新洁能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达到4456.62万元;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均为新洁能的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4306.98万元、4107.78万元和1737.29万元。

对此,投资者自然会产生疑问,长电科技具有新洁能大客户和供应商的双重身份,而其重要股东新潮集团,作为新洁能的发起人,却在新洁能IPO申报前逐步退出新洁能股东名单,如此操作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呢?

第一大供应商与第三大股东的“历史渊源”

谈到供应商,就绕不开新洁能存在的另一大掣肘之处。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新洁能第一大供应商均为上海华虹宏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华虹宏力”),新洁能向华虹宏力的采购内容为芯片代工,采购金额分别为3.03亿元、2.67亿元、3.52亿元和1.58亿元,在采购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82.48%、66.04%、61.76%和59.06%。

显然,在芯片代工上,尽管新洁能对华虹宏力的依赖性在逐步减弱,但仍保持较强的依赖度。

更值得关注的是,华虹宏力与新洁能第三大股东上海贝岭(600171)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贝岭”,证券代码:600171.SH)之间的“历史渊源”。上海贝岭曾在2005年至2014年期间,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海华有限公司持有华虹半导体有限公司6.19%的股权,而华虹宏力则是华虹半导体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上述情况也同时引发了发审委的关注,发审会上要求新洁能说明华虹宏力作为第一大供应商的原因和背景;是否对华虹宏力存在重大依赖并形成重大不利影响;新洁能与华虹宏力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

看来,虽然新洁能已获批上市,但其未来业绩走向、其与长电科技和华虹宏力交易背后可能存在的风险,仍需市场持续关注。

附:新洁能IPO主要中介机构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